<
>
您現在的位置: 首頁 > 發現上饒 > 歷史人文 >

鵝湖書院是“天下四大書院”之一嗎?

www.68404653.com  發布時間:2018-11-07 11:32  文章來源:上饒旅游


近年來,隨著國學熱的悄然興起,從全國各地慕名來到鵝湖書院的游客越來越多。大家常常會帶著這樣一個問題跟書院講解員探討:“鵝湖書院名氣很大,那這里到底算不算天下四大書院之一呢?”
 
 
鵝湖書院因歷史上著名的兩次“鵝湖之會”而蜚聲四海。南宋淳熙二年(1175),朱熹、呂祖謙、陸九淵、陸九齡等學術巨擘在此舉行的 “鵝湖之會”首開中華理學辯論之先河。
 
 
南宋淳熙十五年(1188),辛棄疾、陳亮會于鵝湖,“長歌相答、極論世事”,商量復國大計,被后人傳為佳話,史稱“鵝湖之晤”。
作為“千古一辯”的鵝湖書院,到底有怎樣的歷史定位呢?帶著這個問題,記者采訪了中國書院學會理事、江西省書院研究會常務理事葉正林先生。
 
葉正林先生將記者帶到了鵝湖書院西碑亭,他指著一尊470年前的石碑,說道:“這是明朝嘉靖二十七年(1548),國子監五經博士、進士吳世良在石碑題寫的,‘天下四大書院——嵩陽、岳麓、白鹿洞、鵝湖書院’”。
 
 
雖然字跡有些斑駁,但是天下四大書院幾個字十分清晰,這也是鵝湖書院被稱譽為天下四大書院之一最有力的鐵證。
 
葉先生告訴記者,他曾在《天下四大書院的各種說法》一文中寫道,四大書院的說法最早出現在南宋,起初是對北宋時期四大著名書院的稱謂,那時普遍認可的有“應天書院、岳麓書院、嵩陽書院、白鹿洞書院”。而鵝湖書院產生于南宋,被稱之為“天下四大書院之一”的石碑是明代的,因此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說法,每一種說法也并朝廷所定,乃文人墨客一家之言。
 
 
葉先生風趣地說,就比如奧運會乒乓球比賽一樣,由于時間不同,每一屆的比賽前四名都會是不同的人,因此天下四大書院的說法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也不足為奇了。
歷史上,宋理宗皇帝在淳祐十年(1250)為鵝湖四賢祠賜名“文宗書院”;康熙皇帝在康熙五十六年為鵝湖書院賜“窮理居敬”牌匾及楹聯。
葉先生帶記者走向書院講堂,在右側廊亭,有一尊明朝景泰五年(1454)石碑,撰文者為中順治尹大理寺少卿李奎。其文載道:“大江以西,古稱文獻之邦,書院之建,不知有幾。惟鵝湖之名與白鹿并稱于天下”。李奎同樣對鵝湖書院推崇備至。
此外,在鵝湖書院留下的“既有學規傳白鹿,可無泮水浴紅鵝?”之句,也是明代文人費元象留下的,也彰顯著白鹿洞書院與鵝湖書院在地位上并駕齊驅、難分伯仲、不相上下。
葉先生饒有興致地告訴記者,鵝湖書院現存的十三尊石碑和石牌坊、狀元橋等,是書院的瑰寶之所在。書院西碑亭有大清順治年間,進士安煥的一篇文章,寫道:“鵝湖一山,自閩東走,逆下三百里,為鉛邑巨靈……此地秀餐積翠,蕩浴冰溪,宇內之所推崇,不僅甲西江也。”
正是因為鵝湖書院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,它傳承的“仁義禮智信”思想,以及提倡的修身、處事、接物之要都讓世人汲取了豐富的涵養;其“倡君子之風、行君子之道、做人做君子”的內涵更是中華民族千錘百煉的文化基因,正在新時代中華兒女身上凸顯。
鵝湖書院是國學的傳承地,是歷史的豐碑。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:“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、人文精神、道德規范,結合時代要求繼承創新,讓中華文化展現出永久魅力和時代風采。”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繼承創新復興,鵝湖書院也必將綻放新的光芒。

    [ 責任編輯:小魚兒 ]
   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